企业债违约风险几何?
来源:河南清濛管材管件有限公司    时间: 2019-01-17 15:52   点击:    作者:admin
市场最终还是会回到对信用风险的担忧上,那么城投企业债作为投资标的,安全性如何? 我们首先对过去企业债所有的违约事件作梳理,主要从行业及公司属性两个维度来看,两者分别代表了所处行业的景气度以及政府的支持力度:一是企业债所有的违约事项对应的均为

    市场最终还是会回到对信用风险的担忧上,那么城投企业债作为投资标的,安全性如何?
 
    我们首先对过去企业债所有的违约事件作梳理,主要从行业及公司属性两个维度来看,两者分别代表了所处行业的景气度以及政府的支持力度:一是企业债所有的违约事项对应的均为产业类主体,平台类还未出现一起违约;二是从违约主体所处的行业看,还是集中在制造类、综合类主体,违约原因更多的还是经济下行引发的内部现金流恶化或是多元化扩张导致的资金链断裂,与平台所属行业牵扯不多;三是违约主体以民企居多,违约前夕外部支援的缺失也是重要成因。
 
    如果从债券违约与回收的维度来看,我们通过对信用债五大类券种的横向比较,企业债是其中最安全的品种,违约率(违约率=A类券本金或利息违约规模/A类券存量规模)约为0.28%,但回收率(偿还的本息规模/违约的本息规模)高达58%。而反观其他券种,伴随2018年以来信用违约潮的出现,(超)短融的违约率已突破2%,但回收率仅20%出头。
 
    政策暖风之下,市场再度青睐城投债。从保在建和借新还旧的角度外推,考虑政策含义,城投类企业债作为宏观调控逆周期管理的重要工具,可能具备更强的政策外溢。
 
    以国家发展改革委“1806号文”为例,第二类优质企业的划分范围也可以理解为是对基建的定向支持。头部城投的优质企业债发行通道再度打开,有利于基建补短板空间大的区域城投。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如果严格按照筛选标准,那其实合意的主体数量并不多。但“1806号文”对资产、营收、负债率及主体评级都有硬约束,唯独没有对盈利作要求,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对城投企业债的再融资是另一重利好。
 
    当然需要注意的是,逆周期管理一旦结束,或者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正式全面执行之后,城投债可能又将迎来考验。市场对于城投债风险偏好更多还是取决于隐性债务的化解思路。目前“坚决遏制增量、妥善化解存量、中央不救助”依然是基本的政策基调。如果存量债务没有有效剥离,缺乏长期可持续的稳妥处置方案,一旦宏观调控转向,平台偿债压力依然突出。